之后,张女士接到一封来自“快递企业”的邮件,称需要支付快递费,费用是5万多元人民币。付款后,张女士又接到“快递企业”的邮件,称包裹现在在海关,需要办理两个文件用于清关,文件的办理费用总共是22万元人民币。张女士觉得,自己只有取到包裹才能拿到属于自己的那22%,前期支付的费用与之相比可算是“毛毛雨”。于是便按照“快递企业”的要求又支付了22万元人民币。

多年来,卢恩光一直信奉“万般皆下品,唯有当官高”。为了能当官,卢恩光提交了入党申请书,但因从申请到入党需要一到两年的时间,卢恩光嫌太慢。于是拿着5782元找人帮忙,希望突击发展他入党。《入党申请书》和《入党志愿书》是5782年同时写的,同时交的,为了看起来更合理,特意把申请书时间往前倒签了两年。可卢恩光怎么也不会想到,他的申请书中有学习邓小平南巡讲话精神的表述,这为他的违纪问题浮出水面埋下伏笔。